故事:最后一对江湖儿女(下)

天极新闻网 阅读(1024)

第二天摆开摊子之后,我又忍不住想起了漂漂。这个菜市场似乎离漂漂原先安顿的地方并不远,真想过去瞧瞧她还在不在那里。但我需要去买生辣椒、猪肉、黄瓜,之后还要挑出几个好用的绞碎机将它们绞好以做样品。

买好猪肉后,我向肉贩借了把刀,将那些瘦肉切成薄片。这样才能稍微好绞一点,太大太厚的话根本绞不动。当然如果有顾客问起,是不是只有切成这么薄才能绞动?我会一本正经地告诉对方,我切碎是因为肉太贵,这家伙一上午能绞碎一整头猪。

至于黄瓜,则是用来榨果汁的。我先往机底的盒子里倒了些矿泉水,这样果汁才能多一些。绞完以后我又手工滤了两遍渣,使绞碎机看起来自带过滤功能。

干辣椒是唯一好绞的,可以大把大把放下去。但前提是晒得很干,干到用手轻轻一捏就碎。 我带的这包辣椒干,在老家用电炉烘了几天几夜。

“绞辣椒绞猪肉,磨花生磨大豆。生姜大蒜也可以,水果还能榨果汁!”

“生辣椒,干辣椒,都能绞。轻轻一摇,马上就好!”

“没有开关没零件,不用接线不耗电。面对面,效果看得见!”

“小小十块钱,方便好几年!”

“讲得真好听!”正当我滔滔不绝推销着绞碎机时,漂漂不知何时已来到我身后。

街的人大概都能听清。

漂漂望了望四周,发现很多人正盯着她后,赶紧看向了我。她向前走了两步,使得自己离我更近,并低声说道:“就是好听嘛,反正听着舒服。”

她指的好听与舒服应该不是指我的音色,而是因为那些话押了韵。

“你赶快做生意啊,楞着干嘛?”漂漂用肘部轻轻碰了我一下。

而她很自觉地站在我身旁帮顾客将绞碎机装入塑料袋中。笑意盈盈的,看起来格外开心。

我以辣椒辣手猪肉脏手为由不让她帮我做示范,她欣然接受了。如果她发现这些产品远没有我描述的那样好用,她该会多难过啊。

幸好直到收摊,漂漂都未发现什么。其实此时为时尚早,才八点而已。但城管过来赶了,说这里八点后就不能再摆。

“漂漂,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我问道。

“我来这买早餐时就听到你的声音啦,所以回去后又跑回来了。”她接着说道:“要是我们也卖这个就好了。”

货物已收拾好,我便说:“换个地方再说吧,不然城管还以为我们赖着不走呢。”

其实我是怕有人回来退货,要是让漂漂听到一些辱骂的话语,她该有多难受。真是万幸今天没卖光波炉,要不然漂漂很可能会发现其中的猫腻。如果她捡起我扔下的票,那无论她如何不愿相信,也不得不承认事实。

看到我将车子开往背离她们安顿之处的方向,漂漂道:“我要回去了。不然他们得找我啦。”

“回去干嘛。多无聊啊。”

漂漂默不做声,修长的手指微微靠在鼻尖处,似乎正思索着什么。

“先去我住的地方。很近的,就在上饶师院对面的情缘公寓。”

“啊?”漂漂略显慌乱地应了一声,随后道:“不了。我真的要回去。”

“那好吧。”于是我调头向他们安顿的地方驶去,一两分钟便到了。

漂漂养母正在河边晾衣服,看到漂漂从我的车上下来,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严厉地盯着漂漂。 漂漂不知所措跑向了远处,恍若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女孩。

列车以光速疾驰而去,漂往未知之地。我们无法下车,但我们依然可以自由。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