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堂回应质疑:1.7亿预付款采购竞标新品 系真实业务有报税证明

天极新闻网 阅读(1208)

我要在3天前分享的原创电子公司

最近,媒体报道称,同济堂向非关联方预付了1.7亿元人民币,受到质疑,使这家老牌大健康企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8月2日晚,公司发布了一份澄清公告,称大量预付款用于购买新产品,资金已归还。此外,同济堂还误解了几起并购预付款,并表示涉嫌采购数据属于实际业务且有纳税申报表。

购买新招标产品的大笔预付款

据此前有媒体报道,同济堂的2018年食品和保健品营业收入为1.28亿元,而公司预付给武汉日月新保健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月新生”)食品和保健品2018年底。购买金额1.7亿元。

关于大额预付款,同济堂于2日晚发布的公告澄清了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同济堂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济堂医药”)和日月新医保包括食品,保健品,医疗器械,包括消费品在内的多种产品的销售合作,孙新生的上下游客户关系以及同济堂医疗部的保健品销售,双方采用典型上下游渠道合作模式,合作时间已超过4年。同济堂药业于2018年开展的食品,保健品和医疗器械业务总额约2.54亿元人民币,其中约2100万元用于与阳光和新生医疗器械合作,占同济堂药业。约占总数的10%。

据该公司称,同济堂药业于2018年12月与日月新生签订合同《采购业务合同》,合同总价约1.7亿元。付款方式为全额预付款,包括购买包括Tomson 件退款逾期交付,后来由于2019年某些类别的代理商未能成功竞标,因此无法授予同济堂医药这部分类别,独家代理资格被收回。 2019年3月,未成功类别的预付金额为1.6亿元。剩余的物品已被提取和出售。

同济堂表示,鉴于明年年底代理商的选择,最畅销的供应商通常选择年底预付最高的下游客户,并将货物交付给入围者在接下来的一年。 件下,新的一年中保健品的数量迅速增加。

鉴于Sun and Moon New Health的净资产低于年末公司的预付款金额,同济堂还表示同济堂医药采取了实际控制人提供的信用增级措施。日月新医保提供无限的连带责任保证。 Sun and Moon New Health的实际控制人还拥有Sun Moon的新健康和其他房地产等资产,并具有足够的保证能力。

解释兼并和收购意图

近年来,同济堂发生的几项并购意向最近受到质疑。

其中,同济堂向湖北日月新生药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月新药”)支付了3900万元人民币。根据工商登记,上述日月新药和日月新医保主要股东是郑玉柱。同时,同济堂药业也被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质疑,并购了2231.1万元的并购费。据媒体报道,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不存在中国官方的工商信息查询系统,可能涉及上市。非法占用公司资金。此外,同济堂药业此前曾怀疑,团丰县新旺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团丰新旺”)支付的1.27亿元并购存款不是合并意向,而是一项资本拆迁贷款。自2018年4月以来,新旺药业的两大股东已向同济堂承诺共计2380万股。

件撤回合并意向。

鉴于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无法查询工商信息,同济堂表示,上述名称是工业和商业前核名称。公司现称同济堂荆门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荆门药业”),注册资金2000万元。

2018年5月,同济堂药业拟以4名自然人的身份共同收购非关联自然人持有的武汉汇宝源药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将认购资本从600万扩大到2000万,搬迁公司到荆门市,在荆门开展药品批发分销业务,双方按照已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办理工商登记,并更名为武汉汇宝源同济堂荆门药业有限公司,比例为51%。但是,自同一日期起,公司未在同一期间纳入股权转让,因为该公司尚未纳入合并报表的范围,因为荆门药业对本地医疗机构分销的投标已被推迟,尚未开放。同济堂医药他已于2019年6月退出公司股东大会并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要求公司不使用同济堂字体。公司信息披露公司的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的预先批准名称是尚未最终确定的公司名称。此外,该公司已于2019年3月收回了所有资金。

件和全额退回。上述并购和并购意向支付也经初始投资项目,初步尽职调查批准,并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批准,符合相关交易规则和相关规定。公司的章程。然而,从那时起,由于医疗协会的整合和招标延迟,同济堂药业取消了并购交易,并于2019年3月收回了相关金额。

同济堂认为,同济堂医药支付上述合并故意黄金是基于医疗机构终端市场和公司分销网络的综合投资行为。到目前为止,股权质押尚未被撤销,同济堂药业已将公司的股权质押附加到公司。同济堂医药对其投资基金的保障措施不适用于企业资金借贷。

件和对双方都有利的战略。

采购数据是实际业务的纳税申报表

据媒体猜测,同济堂药业的借壳上市计划供应商采购数据严重不正常。根据借入法案的披露,该公司2012年最大的供应商是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购买金额为2.74亿元。然而,根据振东药业2012年披露的前五大客户数据,公司前五大客户的收入总额为1.8亿元。最大客户贡献的收入仅为5462.3万元,同济堂医药没有出现。在前五大客户中。

2日晚,同济堂宣布,已核实2012年同济堂药业向山西振东药业物流有限公司购进了3.2亿元的药品,不含税金额2.74元(审计报告披露了联合制药公司不含税)金额的ED口径)。2012年和2013年,公司收到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843张,金额为3.19亿元。

公司声明,同济堂药业的各项业务经营均按照业务流程和国家法律法规进行。与山西振东药业有限公司的业务是真实的,以上发票和公司纳税申报单已得到证实。相关媒体报道严重不准确。不知道该公司还没有出现在对方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上。

此外,对于近年来媒体同济堂而言,人均净利润和毛利率均高于同行的疑虑。同济堂也在2日晚作出了回应。经公司核实,公司2018年员工1103人,营业收入108.42亿元。净利润5.29亿元,人均利润51.19万元,人均工资6.73万元。公司的人均利润和人均工资与媒体报道一致。公司于2011年实施了第一次员工持股计划,公司的人均利润和人均工资。与同行业上市公司不同,公司的多维度分销机制对员工有激励作用。

同济堂还回应称,公司药品批发业务毛利率高于同行业毛利率,主要是由于销售区域的影响以及客户和产品结构的影响。

公司主营业务区域主要分布在华中、华东和华北地区。拥有广泛的医疗机构终端、药房终端客户网络和分销网络。2018年,公司实现批发业务收入.94万元,终端市场覆盖能力良好,提升了公司的整体实力。有能力向上游讨价还价,扩大公司的供应商网络,扩大公司的毛利率空间。

公司批发业务的客户结构是医疗机构和具有终端覆盖能力的商业公司。公司作为早期集中分销医疗机构的药品批发企业,正在选择和发展国家药品招标价格范围所要求的医疗机构。致力于采购成本控制,在向医疗机构提供服务多年的过程中,积累了医疗机构所需的大量优势品种,有效保证了公司批发业务的收入水平。

综上所述,公司的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得益于公司积累和不断发展的医疗机构和药房终端产品的产品类别优势,以及医疗机构和药店终端客户的网络。优势和公司自身高效的分销网络优势。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最近,媒体报道称,同济堂向非关联方预付了1.7亿元人民币,受到质疑,使这家老牌大健康企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8月2日晚,公司发布了一份澄清公告,称大量预付款用于购买新产品,资金已归还。此外,同济堂还误解了几起并购预付款,并表示涉嫌采购数据属于实际业务且有纳税申报表。

购买新招标产品的大笔预付款

据此前有媒体报道,同济堂的2018年食品和保健品营业收入为1.28亿元,而公司预付给武汉日月新保健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月新生”)食品和保健品2018年底。购买金额1.7亿元。

关于大额预付款,同济堂于2日晚发布的公告澄清了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同济堂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济堂医药”)和日月新医保包括食品,保健品,医疗器械,包括消费品在内的多种产品的销售合作,孙新生的上下游客户关系以及同济堂医疗部的保健品销售,双方采用典型上下游渠道合作模式,合作时间已超过4年。同济堂药业于2018年开展的食品,保健品和医疗器械业务总额约2.54亿元人民币,其中约2100万元用于与阳光和新生医疗器械合作,占同济堂药业。约占总数的10%。

据该公司称,同济堂药业于2018年12月与日月新生签订合同《采购业务合同》,合同总价约1.7亿元。付款方式为全额预付款,包括购买包括Tomson 件退款逾期交付,后来由于2019年某些类别的代理商未能成功竞标,因此无法授予同济堂医药这部分类别,独家代理资格被收回。 2019年3月,未成功类别的预付金额为1.6亿元。剩余的物品已被提取和出售。

同济堂表示,鉴于明年年底代理商的选择,最畅销的供应商通常选择年底预付最高的下游客户,并将货物交付给入围者在接下来的一年。 件下,新的一年中保健品的数量迅速增加。

鉴于Sun and Moon New Health的净资产低于年末公司的预付款金额,同济堂还表示同济堂医药采取了实际控制人提供的信用增级措施。日月新医保提供无限的连带责任保证。 Sun and Moon New Health的实际控制人还拥有Sun Moon的新健康和其他房地产等资产,并具有足够的保证能力。

解释兼并和收购意图

近年来,同济堂发生的几项并购意向最近受到质疑。

其中,同济堂向湖北日月新生药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月新药”)支付了3900万元人民币。根据工商登记,上述日月新药和日月新医保主要股东是郑玉柱。同时,同济堂药业也被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质疑,并购了2231.1万元的并购费。据媒体报道,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不存在中国官方的工商信息查询系统,可能涉及上市。非法占用公司资金。此外,同济堂药业此前曾怀疑,团丰县新旺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团丰新旺”)支付的1.27亿元并购存款不是合并意向,而是一项资本拆迁贷款。自2018年4月以来,新旺药业的两大股东已向同济堂承诺共计2380万股。

件撤回合并意向。

鉴于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无法查询工商信息,同济堂表示,上述名称是工业和商业前核名称。公司现称同济堂荆门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荆门药业”),注册资金2000万元。

2018年5月,同济堂药业拟以4名自然人的身份共同收购非关联自然人持有的武汉汇宝源药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将认购资本从600万扩大到2000万,搬迁公司到荆门市,在荆门开展药品批发分销业务,双方按照已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办理工商登记,并更名为武汉汇宝源同济堂荆门药业有限公司,比例为51%。但是,自同一日期起,公司未在同一期间纳入股权转让,因为该公司尚未纳入合并报表的范围,因为荆门药业对本地医疗机构分销的投标已被推迟,尚未开放。同济堂医药他已于2019年6月退出公司股东大会并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要求公司不使用同济堂字体。公司信息披露公司的荆门博源药业有限公司的预先批准名称是尚未最终确定的公司名称。此外,该公司已于2019年3月收回了所有资金。

件和全额退回。上述并购和并购意向支付也经初始投资项目,初步尽职调查批准,并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批准,符合相关交易规则和相关规定。公司的章程。然而,从那时起,由于医疗协会的整合和招标延迟,同济堂药业取消了并购交易,并于2019年3月收回了相关金额。

同济堂认为,同济堂医药支付上述合并故意黄金是基于医疗机构终端市场和公司分销网络的综合投资行为。到目前为止,股权质押尚未被撤销,同济堂药业已将公司的股权质押附加到公司。同济堂医药对其投资基金的保障措施不适用于企业资金借贷。

件和对双方都有利的战略。

采购数据是实际业务的纳税申报表

据媒体猜测,同济堂药业的借壳上市计划供应商采购数据严重不正常。根据借入法案的披露,该公司2012年最大的供应商是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购买金额为2.74亿元。然而,根据振东药业2012年披露的前五大客户数据,公司前五大客户的收入总额为1.8亿元。最大客户贡献的收入仅为5462.3万元,同济堂医药没有出现。在前五大客户中。

2日晚,同济堂宣布,已确认2012年,同济堂药业向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购买税金3.2亿元的药品,不含税金2.74元(审计报告披露统一口径税不含税)金额)。 2012年和2013年,公司共收到山西振东医药物流有限公司发放的2,843张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为3.19亿元。

该公司表示,同济堂药业的各项业务是根据业务流程和国家法律法规处理的。与山西振东药业有限公司的业务合格,并证明上述发票和公司纳税申报表。相关媒体报道严重不准确。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是否未出现在另一方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此外,对于近年来同济堂的媒体,人均净利润和毛利率均高于同行的疑虑。同济堂也在2日晚回应。经公司核实,2018年公司员工1103人,营业收入108.42亿元,实现净利润5.29亿元,人均实现利润5.19万元,人均工资67.3万元。该公司的人均利润和人均工资与媒体报道一致。该公司在2011年实施了第一份员工持股计划,该公司的人均利润和人均工资。与同行业上市公司不同,公司的多维分配机制对员工具有激励作用。

同济堂还回应称,公司药品批发业务的毛利率高于同行业,主要是受销售区域的影响以及客户和产品结构的影响。

公司的主要业务领域主要分布在中国中部,华东和华北地区。它拥有广泛的医疗机构终端和药房终端客户网络和分销网络。 2018年,公司实现批发业务收入930,699,400元,良好的终端市场覆盖能力提升了公司。能够在上游讨价还价并扩大公司的供应商网络,以扩大公司的毛利率空间。

公司批发业务的客户结构是医疗机构和具有终端覆盖能力的商业公司。公司作为早期集中分销医疗机构的药品批发企业,正在选择和发展国家药品招标价格范围所要求的医疗机构。致力于采购成本控制,在向医疗机构提供服务多年的过程中,积累了医疗机构所需的大量优势品种,有效保证了公司批发业务的收入水平。

综上所述,公司的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得益于公司积累和不断发展的医疗机构和药房终端产品的产品类别优势,以及医疗机构和药店终端客户的网络。优势和公司自身高效的分销网络优势。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