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不必同 期于利民(新中国发展面对面③)

天极新闻网 阅读(1642)
?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随着人民解放军的胜利步伐,在中国共产党“民主建国,协商和建国”的影响下,350多名民主人士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外各界人士以无限的暧昧前景和美好的制度,突破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严重阻挠,先后抵达东北和解放区。他们最终聚集在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与中国共产党共同探讨民主建国大业。随后,新中国成立,中国的政治发展开辟了新的一页。

源于中国历史文化的政治发展道路,符合中国国情,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成就。它不仅仅是经典马克思主义作家所设想的“模板”。它不是继续中国传统政治的“大师”,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西方民主的“再生产”,而是经过长期探索,反复比较后的“新版”。并练习验证。在推进的过程中,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继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

中国式民主是怎么来的?

开辟新中国70年的历史,不难发现中国式民主不是从天而降,也不是脱离实际奇思妙想的人,而是基于历史遗产,文化传统,以及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发展,进步改善和内生进化的结果是从中国大陆发展起来的一朵美丽的民主之花。

近代以来,由于野蛮的权力侵略和腐朽与无能的封建统治,中国逐渐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为了拯救国家,各种政治力量及其代表出现在现场,并就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组织提出了各种建议和各种建议。中国已经尝试过各种形式,如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多党制和总统制,这些都失败了。在长期的探索和斗争中,中国人民逐渐认识到,没有触及旧社会基础的自我完善运动,各种名称的改良主义,旧农民战争,资产阶级革命者领导的民主革命,抄袭西方政治制度模式。各种方案都不能完成中华民族救国,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不能为中国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提供制度保障。

我们党自成立之日起,就把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统一领导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不懈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党在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上领导人民,在中国革命的经验和当时面临的任务的基础上,逐步建立了人民民主制度。独裁统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和区域自治制度构成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基本框架,实现了人民民主的大跃进,开辟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新纪元。国家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法治的有机统一。民主政治制度不断完善,民主形式日益丰富。在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越来越广,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越来越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更具活力。

事实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中国人民在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上长期斗争的必然结果。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唯一正确道路,保证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2.中国式民主在哪里?

2018年12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进步》白皮书体现了中国尊重和保护人权的基本原则。它也反映了充分保障人民权利的中国式民主的重要概念。

中国式民主根深蒂固于中国的肥沃土壤。它始终把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充分吸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制度文明的民主元素,关注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具有丰富的内涵。和鲜明的功能。

中国式民主从根本上得到了党的领导的保障。民主不是一个自发的过程。要实现人民民主,就必须建立一个代表人民利益,反映人民意志,引导人民共同进步的政党。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发展和逐步完善。没有中国共产党,任何人都不会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辛亥革命后,旧中国有300多个政党和政治团体,但大多数都成为军阀,官僚和政治家争夺权力的工具。一些所谓的社会领袖,一个人参加10多个政党。可以想象,这样一方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人民的利益。今天,中国有近14亿人口。人民的利益具有广泛性,多样性,复杂性等特点。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有这样的声望和能力来协调各方的利益和要求,形成最大的共同点。社会的共识和力量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从根本上保证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中国式民主的特点是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是共和国的主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和核心。这是由中国的经济基础决定的。公有制是中国经济的主体。它从根本上保证了民主不受资本控制和利益集团的操纵。它不是少数人的民主,而是绝大多数人民的民主。从民主实践的角度看,中国对人民作为国家主人的保障和支持不是口号,不是空谈,而是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高尚观念,人民通过特定的民主制度,民主形式和民主手段成为主人。主反映了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中国式民主是依法治国的重要保证。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执政的基本途径。 “治理取决于标准,安邦取决于标准。”法律是一个严格的约束,它规范了社会的正常运作,可以维持国家治理的稳定和连续性,也可以确保民主的制度化和标准化。在当代中国,领导人民作为国家主人的政党必须依靠法治作为保障,留下法治,人民的权利将会丧失,人民的民主将无法谈及。同时,党的领导和国家的主人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进行,否则会对社会秩序和人民的权利造成损害,从而破坏社会主义民主。

中国式民主以民主集中制为基础。马克思主义认为,真正的民主应该是实现人民的主权和人民的意志。在我国,人民是民主集中制的有效合理原则和方法的国家主人。首先,充分发扬民主,集思广益,使人民的愿望和要求得到最广泛的表达和反映。在此基础上,注重正确的意见,做出科学的决策,并将其付诸实践,以便有效地实现和实现人民的愿望和要求。

中国式民主具有这些特征和内涵,实现了民主的过程和结果,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广泛,最真实,最有用的民主。

特别注意

快递到中南海快递

关于“农村新鲜快递易损赔偿,希望购买保险”的消息。后来,他被邀请面对在中南海与李克强总理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并就快递业的发展提出了建议。

中国民主在哪里?

要判断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否良好,关键是要从自己的国情中理解,用实际效果进行分析,并用人民的意志来衡量。中国式民主符合中国国情,适应中国的发展要求,体现人民的意志,在实践中发挥巨大的力量和作用,展现出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它使最广泛的人民的民主。人民是国家主人的事实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要求,但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民主需求是不同的。为了适应这一现实,中国式民主建立了一种非常丰富的民主形式。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自治制度等,有效保障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享受更广泛,更丰富的权利和自由,确保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

它可以形成一种稳定和团结的政治局面。饮食之美以五种口味调和,国家的统治和谐与和谐。中国式民主具有强大的社会整合功能,可以有效地调节政党,民族,宗教,阶层,国内外同胞之间的政治关系,平衡各种利益,在现有制度框架内妥善解决矛盾和问题。最大限度地减少内部差异和消费,增强民族凝聚力,维护国家政治稳定和社会和谐发展。

它可以专注于大事。人们团结一致,泰山感动。在广泛发展民主和头脑风暴的基础上,中国式民主强调集中统一,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汇集绝大多数人民的智慧和力量,集中精力处理重大事务,有力促进民主和解放的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促进现代化建设的各项事业,促进人民生活质量和水质。平不断提高。正因为如此,在过去的70年里,新中国实施了一系列重大战略,完成了一系列重大项目,克服了一系列发展问题,克服了一系列风险挑战,使许多不可能的可能性成为可能。创造了难以想象的奇迹。

它可以维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福祉。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真正和平的时间不长。中国几十年来没有经历过战争,中国也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冲突和争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政治制度可以最大化所有部门,阶层和族裔群体的共同意愿。在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中国式民主可以发挥“锚定宇宙”的作用,保证国家权力的高度稳定,增强全民族统一国家的意识,不断增强政治,情感和民族。文化认同,实现“六个实际防范”,从而有效维护国家的独立自主。我们将大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确保各族人民的稳定团结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谈中国

一线代表参加中共十九大的比例明显增加。

在中共十九大的代表中,有771名一线党员在生产和工作中占33.7%,比中共十八大增加79个,增长了3.2个百分点。其中,198名工人党员(27名农民工党员),占8.7%; 86名农民党员,占3.8%;党员283名专业技术人员,占12.4%。

四西方民主国家有什么问题?

英国的“脱欧”,法国的“黄背心”运动,美国政府的停职.近年来,西方主要国家都出现了政治混乱,深陷“民主”漩涡,使国家闷烧,政府尴尬,以及人们抱怨。今天,自称为“民主导师”的西式民主正在逐渐远离光环,落入祭坛。它越来越暴露其缺点和局限,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和批评。

应该说,西方式的民主已经成为今天的事,这并非偶然。它具有固有的遗传缺陷。不可否认的是,西方式民主包含了反映历史进步的因素,并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它基本上有助于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和利益。它有自己的“生命之门”和“死亡”。例如,英国的“英国退欧”反映了“一人一票”简单多数投票支持民主的盲目多数和非理性;例如,法国“黄背心”运动是让政府信任危机引起的。民粹主义的崛起;美国政府的停职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被拆除以及彼此内部消费的结果。特别是美国的“金钱政治”使政治成为金钱的附庸。选举已经成为富人的一场比赛。即使你竞选州长并且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投票,你也只能“叹气”。所有这些都是严重偏离民主的基础所有人的统治原则,以及民主本身的讽刺和践踏。

一些西方国家不仅彻底重新思考自己的民主模式,而且还兜售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其他优势,主张它是一种普遍普遍的“普世价值”,即包知柏。这种疾病的“神奇子弹”。自20世纪以来,在西方民主化浪潮下,一些国家急于将“西方民主”称为“西方民主”,有些国家则被迫接受“西方民主”的转型。无论是积极移植还是被迫进入,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都陷入了“民主陷阱”,并且很少有成功的例子。一些国家为引入“西式民主”感到自豪,但今天它们也受到社会混乱的困扰,如贫富分化,效率低下,腐败,宗教纠纷和政治暴力。其他国家被西方国家强迫民主投入。结果,他们不仅没有得到民主的“福音”,反而导致国家陷入动荡,人民流离失所。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并没有确切的政治模式。新中国70年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充分证明,中国式民主在中国运作良好,非常有用。我们必须保持坚定的机构信心。不要指望在政治体系中突然转向“飞跃高峰”。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让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更加耀眼。辉煌。

《人民日报》(2019年8月5日,07版)

岳宏斌)